【SPN】【SD】Time Gallery(双SamXDean)[1&2]

_凌凌子_:

正剧向,有甜有虐,级别未定,唯一可以保证的大概就是HE吧……

————————————

  Sam为了解决Dean的血印,轻信了在地堡中找到了一本内容潦草的异族语记录,然而异族语翻译理解的偏差和操作的失误让他在实施咒术时不小心将十年前仍在斯坦福的自己召唤了过来……

  双Sam x Dean,兄控与兄控的碰撞。

  ——Sam突然感觉,吃自己的醋,简直是蠢爆了……

  为表区分,十年前的Sam写作萨姆,十年后的依旧为Sam。

  

  >1

  萨姆今天简直喝了一整年量的酒——这是他二十二年以来真正过的第一个生日。没有猎魔回来一身酒气的父亲,没有破旧汽车旅馆奇怪的味道,也没有Dean浸满歉意的眼神,在斯坦福的大学生活让他感觉猎魔的日子已恍如隔世。直到Jessica提出要为他庆祝二十二岁的生日,他才发现,原来他离家已经这儿久了。

  欢闹的派对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他根本数不清自己被这群混蛋灌了多少酒。宿醉让他一整晚睡得都不踏实,大脑被酒精浸泡到发酸发胀,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被狠狠的砸进了墙里一样。细微的呻吟溢出,萨姆感觉喉咙发干到要烧着一般,他迷糊着翻了个身,有些发硬的床板硌得他有点疼,但是慢半拍的神经却并没有让他发现有什么不妥,“Jess,有水吗……”

  “Sam?Sammy?要喝水吗?”

  低沉的男声突入耳膜,让原本就有些发怔的萨姆愣了一下。他晃了晃头,模糊的视线将世界切分成无数个颠三倒四的碎片,顿促片刻,逐渐清晰的视网膜让他终于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规整的房间、冷清的石灰墙壁以及单一色调的格局无一不彰显着这里根本不是他和Jessica的公寓。

  “……?!”萨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绷紧的身体像是一张拉满的弓,他睁大了眼睛警惕而紧张的看着周围的环境,褐色瞳孔紧缩,最终将视线锁在眼前这个有着和Dean无比相似面容的男人身上,“你是谁?!我在哪里?!”

  “喔噢,放轻松小老虎。”男人站起身,抬了抬手安抚着萨姆紧绷的情绪。

  萨姆却没有因为对方示好的动作有任何松懈。面前的男人拥有和Dean几乎一样的面容,只是要更成熟的多,那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却没什么变化,熟悉的目光让他心头一紧。如果不是他深知Dean现在离三十岁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他简直要把面前的人当成了他两年未见的亲哥哥。

  残留的酒意被这个糟糕的早晨吓得丝毫不剩,高速运转的大脑让他猜不出这到底是有人给他的恶作剧还是他真的被什么人绑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或者,绑走他的根本不是人。

  思及于此,他防备的动作更加明显起来。

  看着萨姆戒备的眼神,男人绿色的眼睛里带上一抹无奈,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他始终与萨姆保持着一个让彼此都感到安全的距离,“Hey,我知道这可能很难接受,不过Sam,你先……”

  房门突然打开,直接将人未完的话拦截了下来,推门进来的男人比面前的高出很多,萨姆睁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棕色半长头发的男人,紧绷的神经全部因为面前的人而承受着超高压力短路,他只听见男人的声音异常的熟悉,“Dean,他醒了吗?”

  Dean看了看推门进来的Sam,又看了看床上瞪大眼睛的萨姆,颓然叹了口气撇嘴道,“如你所见。”

  萨姆感觉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快要炸开了,他攥紧拳头视线在面前两个男人身上来来回回了好几遍,脑中回闪而过的可能性让他感觉有些缺氧,发紧的喉咙拉扯,他的声音沙哑的近乎怪异,“这到底……”

  “说来话长,”棕色头发的男人拉了个椅子过来,长腿跨步坐在了床边萨姆的正对面,一旁的男人抓了抓暗金色的短发茬,摊手把解释的艰巨重任完全交给了对方。四目相对,萨姆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两双完全相同的眼眸里带着截然相反的情绪。

  “先简单介绍一下,”棕发男人开口,视线扫了一眼旁边的人,“那个是Dean,Dean Winchester。”

  萨姆睁大了眼睛看着Dean点了点头,原本就有些断片儿的大脑更加衔接不上了,“什……”

  “而我,是Sam。”Sam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自己,直视着那张浸满诧异的脸,一字一顿,“没错,我就是你。十年后的你。”

  

  

  >2

  Dean不知道Sam是怎么跟对方解释的,也许是交换了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信息,只是等他倒水回来的时候,一直紧绷着的萨姆已经很明显的松弛了下来,或者说,已经进入到完全状况外的空白状态。

  把水杯递给宿醉的萨姆,Dean和Sam四目相对,很显然对面前的状况都很头疼。

  从Sam在地下室把那本语焉不详的异族语记录翻出来开始,Dean就隐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解决血印的事情迫在眉睫,Dean可以感受到,Sam比任何人都要担心焦急,甚至于他自己。事情到最后,最坏的结果无非是让Cass帮忙杀了他,这句话一直都卡在Dean的喉咙口,看着整夜整夜翻看资料的Sam,他怎样都说不出口。

  三天前,Sam终于断断续续翻译出潦草记录中的言语,从未见过的阵状图和咒语让他有些拿不准主意。红色墨水留下的标注刺眼的醒目,显示了虽然这种咒语不会有很强的反噬,却依旧危险。按照凌乱的记录,这种咒语似乎是在形成一种“链接”, 被咒语锁定的目标无法私自逃脱,甚至会在彼此之间产生一种强制性的关系。

  Sam陷入沉思。

  如果,虽然只是如果。但是如果可以在Dean和Cain之间建立一种这样的“链接”,那么有没有可能强行将血印还回去呢?

  他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Dean,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能放任Dean去赌这样的一种可能性。

  所以,他做了个在Dean看来极其愚蠢的决定——

  Sam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圣水、困魔咒,甚至包括天使印记,在Dean外出去进行一星期一次的大采购的时候,他独自实施了咒语。

  当Dean抱着一大堆必需品回来的时候,空荡的客厅并没有Sam的身影。他放下东西,拿着刚买回来还热乎的苹果派在地堡里到处溜达,最终在开着门的密室里找到了昏倒的Sam——而且还是两个。

  有那么一瞬间,Dean还以为地堡的防御失守让变形怪闯了进来。但是等他心疼的把糊在脚面上的苹果派扔到垃圾桶里并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浑身酒气睡死过去的那个Sam明显比另一个年轻太多了。

  Dean上一次感到这么无措还是在他三岁半时新搬来的邻居笑着问他是更喜欢爸爸妈妈还是更喜欢未出生的弟弟妹妹。

  费尽力气将两个大脚怪分别扛回房间,Dean看着一地凌乱物件和从未见过的符咒图文,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段时间Sam的吞吞吐吐到底为了什么。他抿紧了嘴唇,粗重的呼吸无法平复,胸腔翻涌起的后怕要比愤怒强烈得多。

  Sam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只知道自己搞砸了一切,却没曾想事情会比他预料中的糟的多。看着睡死在Dean床上的萨姆,Sam一时间竟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自己。

  两个人趁着萨姆昏睡的时候把所有可以检测的方式都试了一个遍,除了在他们的耳根后面都有一个诡异的烙印之外,Dean没发现任何可以起到帮助的地方。Sam在那本潦草笔记中翻到了他们身上烙印的图形,比起图形,似乎更应该说是那个所谓的“链接”来的妥当。

  Sam Winchester,这个世界上最最愚蠢的大脚怪,就这么用一个不知名的咒语将十年前后的自己死死的拴在了一起。

  

  #

  

  温热的白开水浇灌了萨姆几乎要干裂的喉咙,紧张的情绪退散后,宿醉的痛苦一点点反扑回来。直到现在,他仍然有着一丝侥幸,希望再度睡醒后能回到那个属于他的世界。但是,无论是十年后的他自己还是Dean,他们脸上严峻的表情都像是在告诉他,想要再睡回去完全是痴心妄想。

  晃了晃像是要爆裂开来的脑袋,萨姆看着十年后的自己皱着眉头不停的摸着耳后的一块皮肤,深色的眼里带着一丝懊恼的歉意。哪怕刚才两个人并没有给萨姆具体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萨姆也不难猜出是十年后的自己背着Dean做了什么,造成了现在这种后果。Dean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看着Sam,嘴唇抿紧成一条线,漂亮的唇线因绷紧而微微发白——这是萨姆很熟悉的表情,Dean在生气。

  “呃,Dean?”萨姆声音沙哑的将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看着转过注意力的两个人,萨姆感觉应该帮帮可怜的自己,他迟疑着岔开话题,一点点回笼的理智让他终于感到了奇怪,“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们现在在哪儿,还有,为什么没有见其他人……Jessica呢?”

  一瞬间,萨姆清楚的看见Dean和Sam的表情同时僵硬了一下。

评论
热度 ( 188 )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