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SD】Time Gallery(双SamXDean)[4]

_凌凌子_:

  Sam为了解决Dean的血印,轻信了在地堡中找到了一本内容潦草的异族语记录,然而异族语翻译理解的偏差和操作的失误让他在实施咒术时不小心将十年前仍在斯坦福的自己召唤了过来……

  双Sam x Dean,兄控与兄控的碰撞。

  ——Sam突然感觉,吃自己的醋,简直是蠢爆了……

  为表区分,十年前的Sam写作萨姆,十年后的依旧为Sam。


第1&2章:http://1761227735.lofter.com/post/240ebe_598b724

第3章:http://1761227735.lofter.com/post/240ebe_59da182

——————————————————————

  醉酒加上太过刺激的情绪起伏让萨姆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他一向浅眠。小时候,父亲外出猎魔,只留下Dean照看他。Dean总是骗他说父亲外出工作。他一直觉得不对劲,却从来没有人告诉他真相。父亲有时候会一连出门好几天,他一度怀疑父亲是不是已经不要他和Dean了。那个时候,萨姆从来不敢睡得太死,他怕他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每次,Dean都会做在他床边隔着被子拍拍他的背,告诉他快点睡,别瞎想。他从来没跟Dean说过,其实他一点都不害怕父亲离开,他只是害怕Dean会丢下他。

  混沌的大脑像是被浇灌进了水泥,萨姆睡醒后迟钝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硬挺的床板封闭的房间,没有柔和色调的窗帘和斜照进来的阳光,他甚至不知道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呻吟着捂住一跳一跳的疼着的太阳穴,萨姆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来了昨天的一切。望着空寂的天花板,他发现自己竟然平静了许多,自嘲的一笑,萨姆抹了把脸——过去猎魔的经历看来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锻炼了他的接受能力。

  敲门声响起的恰到好处,他慢半拍的应了一声,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萨姆感觉自己的身体关节在吱呀叫着喧闹罢工。开门的是Dean,走廊的灯光从他的背后照进来,柔滑了男人侧脸刚劲的线条,与过去相差无几的面容让萨姆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太阳晒屁股了,Sammy。”打开灯,Dean刻意忽略了萨姆看上去十分糟糕的脸色,“我觉得你会想先洗个澡。”

  没有休息好的萨姆整个人看上去都浑浑噩噩的,凌乱的棕色头发被压成一片杂草,他不断的用宽大手掌搓着脸打起精神走向浴室。

  Dean拿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具跟在萨姆身后,递给他后却没有立刻离去,反而是靠在浴室门边看着他明显还没醒神过来的弟弟,“应该不用我教给你怎么用吧?”视线在萨姆凌乱的头发上一扫而过,Dean的语调轻快带着调侃,“需要哥哥帮你洗澡的话可以说话,反正又不是没有过。”

  “闭嘴,Dean!”羞耻感骤然迸发的萨姆斥了一句,反手将浴室门关上。Dean连忙后撤两步,摸摸自己险些被拍在门板上的鼻子,大笑出声。

  

  #

  

  当萨姆洗完澡出来时,Dean和Sam已经在中厅一边查资料一边吃午餐了,他这才知道自己居然睡了整整一天。咬着Dean递给他的三明治,萨姆一脸诧异的环视着几乎可以盛下几十号人来一起开party的宽敞中厅。

  直到今天睡醒为止,他对地堡的印象都仅仅停留在Dean房间这一块不大的空间里——足够整洁随意但是却没那么多家的温馨感,萨姆一直以为这里是他们另辟的一个安全所。但是当他看见中厅贴墙放置的成堆物品和书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根本不可能仅仅是个安全所这么简单的存在,惊叹早就不足以表现他现在的感受了。各种他以前从未见过的图印和器物琳琅满目,他像是掉进了一个奇怪的百宝箱。快速咀嚼着嘴里的食物,萨姆眼睛看的停不下来,声音模糊不清,“你们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一个地方?”

  “怎么样?足够震惊吧?”Dean像是炫耀的小孩,得意的看着萨姆。

  萨姆却没有注意到Dean的表情,他的注意力仍然被周围的一切吸引着,“绝对……足够了。”快速解决掉手里的食物,他抽出书架上的一本标注着噬魂鬼调查研究的记录,浸满沧桑感的纸页上的手写文字让他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Hey,Dean,”萨姆拿着书一边翻看一边快速走到Dean身边,Dean咬着汉堡扯开旁边的椅子萨姆顺势坐了下来,“这本书居然是1947的记录?!”

  Dean见怪不怪的眉梢挑着点头,“那边三排书架上几乎全是这种资料,Sam曾经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它们翻了个差不多,”Dean顿了顿,用眼神示意他说的当然是十年后的Sam,“可惜,可用的资料不多。大多是单纯的记录,毫无新意。”

  萨姆却没有被Dean“毫无新意”的评价影响到,他惊异的快速翻阅着手上的资料,这要比他之前看过的任何记录都要详细,记录人甚至将每次猎杀噬魂鬼的时间地点及案件过程都完全整理了下来。

  “这要比老爸的日记厉害多了……”萨姆不由得感慨。

  Dean一耸肩,将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他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显而易见。”

  一旁的Sam很显然没有加入到他们之中的意思,他喝着咖啡,手边快速翻阅着资料。从昨天开始,Sam的眉头就一直没有舒展过,厚重的异族语记录晦涩难懂,他根本没办法立刻从几百页的记录里找到解决现在这种情况的办法。

  阖上书页,Sam抹了一把脸,略显灰败的脸色让他的疲倦变得显而易见。

  萨姆和Dean默契的同时停了下来。Dean了解Sam有多么的希望把一切都回归到正轨上来,他深怕过去的变动会影响到他们的现在。

  这次Sam能将变成了恶魔的Dean找回来已经让他感觉到万幸了,他无法想象,如果再出现什么变动,他该如何面对。

  该隐的血印和迷茫的未来已经让他如履薄冰,现在,他的过去又来掺和一脚——自责和焦虑同时折磨着他,Sam突然感觉,他根本无法面对过去的自己。

  “Sam,Sam!”Dean连声将脸色难看的Sam唤回神来,他伸手摸了一下Sam的额头,还算正常的体温并不能让他完全放下心来,“你的脸色难看的像是放坏了的派。Dude,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几乎就没合过眼,你得让自己休息会儿。”

  “Dean,我没事。”Sam挥开Dean 的手,双臂交错碰触的瞬间让他有些恍惚。就在刚才,他心中满溢而出的惶恐让他想要将Dean牢牢的抱在怀里。但是想到Dean昨天晚上的再三嘱咐,Sam终于还是忍耐了下来——其实他从来不怕自己的感情被人知道,无论面对的是谁他都敢坦然的承认,哪怕是十年前的自己。但是Dean却始终认为当初是自己“带坏”了自己的弟弟。如果不是他,也许Sam会娶一个漂亮的姑娘,而不是一心都系在自己的哥哥身上生成这种违背常理的爱恋。这种感情和理智的拉折磨曾经让Dean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接受Sam和他自己。

  Sam当初用了一句话的时间来向Dean表白,然后又用了无数倍的时间才使得两个人的感情稳定下来。只是这种充满羞耻感的自责始终盘踞在Dean的内心深处,让他根本没办法在过去的萨姆面前表现出任何超脱兄弟之情的举动。

  Sam看了一眼萨姆,深色眼底蕴藏的情绪让对方不由得怔住,但是很快他就移开了视线,巧妙的收敛起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到的情绪涌动。

  萨姆愣愣的有些出神——刚才,在他与Sam对视的一瞬间,他眼前一闪而过了许多的画面,太过突兀也太过迅速,让他根本无法捕捉。

  他眨了眨眼睛,半晌没有反应过来……错觉?

TBC...

评论
热度 ( 127 )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