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SD】Time Gallery(双SamXDean)[8]

_凌凌子_:

  Sam为了解决Dean的血印,轻信了在地堡中找到了一本内容潦草的异族语记录,然而异族语翻译理解的偏差和操作的失误让他在实施咒术时不小心将十年前仍在斯坦福的自己召唤了过来……

  双Sam x Dean,兄控与兄控的碰撞。

  ——Sam突然感觉,吃自己的醋,简直是蠢爆了……

  为表区分,十年前的Sam写作萨姆,十年后的依旧为Sam。

——————————————————

  >8

  看着Dean坦然笃定的模样,萨姆走到床边坐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你怎么知道……”

  “拜托,伙计。虽然你现在只有22岁,但是我已经看了你三十多年了。”Dean一脸“这还用问”表情,看了一眼走廊转角Sam卧室的方向,他绿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得意,脸上却装作很谦虚的道,“有些时候,我要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这还真是……”萨姆失笑摇头,他跟“自己”相处的可实在不能算得上是愉快,这一切导致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比起向“自己”求助,他更信任Dean——或者应该说,Dean从来都是他最信任的人。

  Dean扯了把椅子坐在萨姆对面,他身体略微前倾看着萨姆的眼睛,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小灯,他的侧脸都笼罩在灯光柔和的光线里,“来吧,跟我说说。小Sammy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萨姆却有些踌躇了,他双手交握着摩擦,几次开了口却又没能说出来。Dean始终没有催促他,只是安静的等着他调整自己的情绪。

  “Dean,”萨姆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眉头皱着没看Dean,脸上表情有些迟疑,“我能不能先问你个问题?”

  “当然。”Dean想也没想的就回答,“你想知道什么?”

  萨姆抬起头,他背光的眼睛拢在一片阴影里,里面夹带的不安却异常明显,“那个印记,就是你手臂上的那个,是该隐给你的吗?”

  这个问题让Dean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下意识按了一下手臂,沉默的烙印像是听到了有人呼唤一般抽动了一下。Dean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拉起袖口露出血印,他看向萨姆,“是Sam告诉你的?”

  他没有直面回答萨姆的问题,然而这个反问却已然是问题的答案。萨姆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交握的手掌不自觉的加大力道,将他修长整洁的手指拧出了泛红的痕迹,“Dean,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不,Sam没有告诉我任何事。”萨姆抬头看着Dean,将Dean脸上的不解全部纳入眼底,“没人告诉我这些事情——这些全部是我自己看到的。”

  “什么?”萨姆的回答让Dean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有些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萨姆,皱着眉一脸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Dean的反应让萨姆更加不安起来,他原本以为Dean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现在看来Dean和他一样一无所知。用手掌搓了一把脸,萨姆有些磕磕绊绊的说,“其实,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幻觉,因为真的太乱了……最开始的时候,我在走神或者睡觉前眼前总会闪过一些画面。太快也太突然,我以为是自己太累了所以只当是错觉没在意。”萨姆眼神微微颤抖,心里的担心让他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吞咽了一口唾液,他有些徒劳的湿润着自己干涩的喉咙,“但是从昨天开始,这些画面停顿的时间变长了,虽然依旧凌乱,我也无法控制这些画面的跳转,但是它们变得更加清晰了。我……我发现这些好像并不是我自己的幻觉,”他抬起头看向Dean,眼睛里像是浸透了对未知的不安,“Dean,我觉得我看到的是属于未来自己的记忆。”

  被禁锢在时间夹缝中的萨姆就像是一枚被遗落在未来世界的茧,厚重的茧丝层层包裹,是阻挠他探知未来世界的枷锁,也是防止他受到未知侵害的屏障。然而现在,这道隔层却突然龟裂出裂缝,萨姆正游移不定的透过这不大的缝隙,一点点接受着外面的世界。

  萨姆的话像是一记重拳,砸得Dean有些发蒙。他眼睛里带着惊愕,这样的展开很显然已经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你没敢直接告诉……Sam?”

  萨姆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一切对他来说到底算是好还是坏,虽然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但是除了他们所住的这个地堡之外,他还没去过别的地方,对于未来的生活他一无所知,Sam和Dean始终将他隔离在危险之外。现在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转变,一次次闪过他眼前的画面让他有一种自己在偷窥的羞耻感。

  Dean陷入沉思,他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情况。当初在萨姆误入他们世界的第二天,Dean就将Sam已翻译好的记录看了无数遍,他记得咒术只会在两个人之间形成一道强制性链接,却从没想过……

  等一下!Dean突然正大了眼睛,他站起来走到萨姆身边,“低头,耳朵后面给我看一下。”

  萨姆愣了一下,顺从的侧过身拨开耳朵后面的头发。他知道在他和未来自己的耳后都有一个花样繁琐的印记,听这几天Dean和Sam之间的谈话他也可以猜到是当初Sam实施咒术将他强行拉过来的时候留下的烙印。他见过Sam耳后的那个,据说和他的一样,是个黑色的像纹身一样的花式。而现在,进入Dean视线里的,却是一个暗红色的纹路。

  Dean皱着眉,手指轻轻摸了摸萨姆耳后的烙印,“你平时有什么感觉吗?”

  萨姆摇了摇头,当初如果不是他们告诉他,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耳朵后面还有这么个东西。Dean将床头的灯拉近距离,仔细看着萨姆的烙印,他细密的呼吸扑洒在萨姆耳后,让萨姆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两个人靠的太近,萨姆甚至可以看到灯光在Dean睫毛下打出的模糊阴影。

  他有些尴尬的垂下视线,却始终无法忽视Dean手指在他耳后皮肤上轻触的感觉。萨姆莫名的有些慌乱,一瞬间错乱了的心跳让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略略侧头,他的视线正对上Dean手臂内侧的该隐血印,有些狰狞的疤痕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这个疼吗?”

  突然的问话让Dean愣了一下,他低头看见萨姆正触摸着他手臂上的血印,下意识收了一下手,随即又掩饰过去,“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至少平时不会疼。”

  萨姆眉头皱着对Dean的话表示质疑,Dean却没心思再给他多做解释,研究不出来萨姆耳后的纹身有什么特殊意义,Dean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拉开距离坐回椅子上,“告诉我,你都看见过什么?”

  “Dean!”萨姆不满的抱怨Dean的动作,抓了抓被揉乱的头发,他下意识咬着拇指指尖说,“其实我也没看见什么,都是一些凌乱的片段。我刚才本来都要睡着了,但是突然看见不知道是在医院还是什么地方,你说你胳膊上的是该隐给的“礼物”,还说是为了杀什么人。然后……”萨姆顿了顿,似乎是在回想什么,抬起头看着Dean,眉头仍然没有松开,“Crowley是谁?”

  “……?!”Dean一脸愕然,从萨姆嘴里听到这个名字让他实在没想到,“你怎么……你看见他了?”

  “我不知道。”萨姆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听见……“我”提起过这个名字,也可能不是“我”,而是你?我不清楚。”他有些疲倦的搓了一把脸,“画面太零碎了,就像是一台信号接受不良的电视机,我看不清。”

  Dean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脸上虽然没有太多表示,心里却已经乱成一片。他和Sam一直都努力避免萨姆接触到未来的一切,却不曾想会发展成现在这种情况。按照萨姆的形容,他所能“看到”的一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共享到Sam的一切记忆。

  Dean的心像是被一只又湿又重的手狠狠的捏了一把,这个猜想几乎要惊出他一背的冷汗。

  他怎么可以放任这些很有可能直接压垮萨姆的事情发生?

  “Dean?”看着Dean突然沉默下来,萨姆忍不住开口叫了他一声。

  Dean连忙回过神,对上萨姆有些担心的视线,他抿了抿嘴唇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Dean声音平和,“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估计也不外乎是那本该死的咒语搞的鬼……”

  他呼出一口气看向萨姆,被灯光打的更加柔和的绿色眼睛里满是可以让萨姆平静的力量,“Sam,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解决的。我们一定会送你回去,所以……相信我。”Dean的视线像是有重量一般压在萨姆心口最柔软的地方,沉甸甸的,仿佛会随着呼吸起伏,却从来都不是负担。

  萨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悬了一晚上的心莫名的回落下来,他看着Dean的嘴唇笑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声音里带着他特有的调笑,“好了Sammy小姑娘,快两点了,你该睡觉了。”

  皱着鼻子拍开Dean的手,萨姆表情里带着不情愿,“Dean,你不能总是像哄十一二岁的小孩一样对待我,我早就不是那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了。”

  “哈?是吗?”Dean夸张的睁大眼看着萨姆,他笑着起身走到门口,靠着门框看着坐在床边生闷气的萨姆,“但是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屁孩,只不过是流没流鼻涕的区别。”

  萨姆皱着眉不满,心里却像是被Dean灌进了一杯搅拌了麦芽糖的水,甜丝丝的味道一点点散漫开来,让他有些微妙的别扭。

  “赶紧睡吧,小公主,明天可是还有任务的。”Dean看着萨姆钻被窝躺好,顺手帮他关了灯。

  萨姆却在床上翻了个身,伸过头来叫住他,“对了,Dean。”

  “怎么了?”Dean关门的动作一顿,他侧着身子望过去,走廊不太明亮的灯光把萨姆的表情映的有些模糊。只见萨姆撑起身子,手比划着指了指自己侧颈的位置,“地堡里看来有虫子,你被咬了。”

  Dean愣了一下,迟钝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刚才和Sam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混蛋在自己脖子上留了个吻痕。他脸色骤然一变,昏暗的灯光简直帮了他一个大忙,吞吞吐吐的支应了萨姆一声,他声音发闷的回道,“是啊,有虫子,还挺大一只。”

  

  #

  

  凌晨一点五十九分。

  没有了白天的喧闹,午夜的地堡里安静的只剩下挂壁钟表的滴答声。

  平复了一下心绪,Dean打消想要回房间休息的念头。萨姆刚刚的话在Dean的脑海中里久久盘旋不去,他在走廊站了一会儿,转身走到中厅,借着微弱的灯光在摊开在宽大桌子上的成堆资料里快速翻找着。Sam上次翻译的备份资料应该还在,Dean眉头紧锁,发现自己原本忽视了的一些细节突然清晰了起来。

  他在资料堆积的角落里翻出来了Sam的笔记本,一目十行的从凌乱的字迹里搜寻着有用的线索,标注的红色文字快速跳进他的眼里。

  “强制性”、“链接”、“契约”、“烙印”。

  Dean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越来越笃定的猜测让他视线颤抖了一下,紧紧握住拳头。

  他们原本一直以为,是Sam强行将十年前的自己从属于他的时空里拉了过来,并且束缚在了他们的时空里,所以Sam应该是契约的主人才对。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甚至与他们之前的猜测完全背道而驰,十年前的萨姆正在通过这个烙印契约一点点的窥探十年后自己的记忆。

  ——契约的主人,是萨姆。

TBC...

评论
热度 ( 120 )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