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Only willing to go with you

书槿:

【J2】Only willing to go with you

 

配对:Jared/Jensen
分级: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应该是小清新 (or not)
作者:仙仙 
说明:Jensen是一个来自贫苦家庭的大学生,平时四处寻找兼职来赚取生活费及补贴家用,在大一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的活动遇到了Jared,并成为了情侣,但一年后分手了……

 

 

 

注意:1)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一定不是我的错~

 

 

 

           2)设定中Jared比Jensen大,Jared已经毕业,Jensen还是大学生

 

 

 

5.
转眼到了冬末,天气渐渐转暖,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薄薄的云层里倾泻而下时,D大仿佛被镀了一层金,散发着暖暖的柔和光芒,虽然空气里还透着些许的凉意,但好歹过了最冷的时节,此时的阳光不似夏天的炎热,更多的像是秋天的凉爽,照在身上总让人感到是母亲温暖的怀抱,那么暖,恰到好处。阳光透过树叶,在干净的校道上印上点点光斑,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一切都那么美好。仿佛下一秒就是春天。
Jensen静静地走在校园小道上,有风吹过,掀起衣摆一角,露出他插在裤缝中的白皙手背。他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配上清白色的牛仔裤,脚下一双洗的白净的球鞋,整个人干净清爽,年轻而充满活力。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他就像被光环围绕一般,像天使一样美好。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有女生捂着嘴带着惊叹的眼神和身旁同伴窃窃私语,走出了好远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那个安静修长的背影。
然而,集焦点于一身的人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给周围造成了什么影响。所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脸上一会开心一会忧虑一会羞涩的表情显得那样自然与真实,让人陶醉。
Jared
Jared
Jared
该死,似乎脑海中只有这个名字了。
Jensen踢了踢路边的小草,摘了片叶子拿在手里把玩,偶尔抬头看了看远方,末了又摇摇头笑了笑,就像热恋期的小伙子,在思念着爱人。
可不是吗?这段时间,在Jared穷追猛打似的追求下,他发现自己越发离不开Jared,他以为Jared在他冷淡的态度下会放弃自己,也许那种对自己的包容和保护会坚持不到半个月就结束,但他显然低估了那个大脚怪的耐性和痴情,在他第100次甩脸给他看后,Jensen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Jared对他发火然后彻底分手。可结果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Jared没有生气,没有吵闹,也没有伤心,而是继续锲而不舍地在他身后转,就像一条小尾巴。他甚至给Jensen买了一部手机,Jensen当然不会要,但是当Jared拿着手机在他宿舍楼下可怜兮兮地不断大喊Jensen的昵称,并大有Jensen不答应他便誓不罢休的架势时,Jensen只能在整栋宿舍楼跑出来看热闹的单身狗的炙热目光中红着脸夺过手机,然后扯着那个还在鬼哭狼嚎的罪魁祸首逃离现场,被得逞的某人反扣了手掌握在手心里,身后响起一片善意的口哨声。
那个身高近两米的脸皮比城墙厚的帅得惨无人道的还有狗狗眼必杀技的大脚怪,就是有那个能力,让Jensen不知所措,欲罢不能,无法逃脱。
所以,在他猛烈的追求下,说不感动,那真的是骗人的了,何况,Jensen并不想离开他。
他习惯了Jared和他一起吃饭,细心地挑出他不爱吃的菜;习惯了每天有他陪着自习,一起探讨难题;习惯了吧台前只有他一个人,有时Jared有事不得不离开,他会因此调错了好几杯酒,失神了好几回。周末,俩人一起出去玩,Jared会贴心地挑选餐厅,选Jensen爱吃的菜,和他紧紧地坐在一起,趁他不注意偷偷地在嘴角印上一吻,然后看着他慌乱又羞怯地四处张望,佯装生气地看了始作俑者一眼,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向对方。餐厅里柔和的灯光和悠扬的轻音乐都不及他们眼中流动的柔情蜜意,以至于靠在一起的身体更加贴近,不知是谁先吻的谁,也不知是谁的眼角泛了红,被另一个人轻轻抚摸。
Jensen想,他是真的完了,在Jared面前。
可是没人能够拒绝这么温柔这么优秀的Jared啊不是吗?
昨天下班后,Jared把他送回宿舍,在楼下的时候,他牵着Jensen的手,似乎有话要说,看着Jensen的眼睛却一直没说话。
“怎么了?”Jensen没有拒绝他的亲昵,稍稍仰头看着他。
Jared向前一步,拉起他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Jen,我们和好吧。”
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呼吸似乎有些急促,深沉的眼眸在楼道口微弱的灯光映照下闪着真挚而执着的光芒,这让Jensen看得发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等了好久,见Jensen没有开口的意思,傻傻愣愣地看着他,Jared伸手在他眼前挥了一挥,“嘿,想什么呢?”
Jensen回过神来,才想起他的问话,结结巴巴地开口:“Jay……我想……我……”
“哈!没事,我只是问一下,好啦好啦,你上去吧,早点睡,明天早上见!”还不等Jensen说完,Jared就笑哈哈地打断他,给他一个拥抱以后,轻轻地推着他上了楼梯,然后转身离开了宿舍楼,没有回头。
我早就想和你和好了。Jensen终是没说完这句话。
真是的,就不能等他把话说完吗?
讨厌的大脚怪,不是说很了解我吗?怎么还问这样的问题,难道我表现的还不明显吗?给你亲了,也给你抱了,要是不在乎你,我早就把你揍趴下了!
Jensen愤恨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头,可怜的石头灰溜溜地滚啊滚啊撞到一旁的垃圾桶,发出一声闷响,然后被弹回来左右晃荡两下蹲在了路边。
裤兜里手机在振动,Jensen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
Jen,到操场来,我有话对你说。——Jared
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还是Jared给他存的,署名的时候很不要脸地打了“可爱的Jay”,被他偷偷换成了“大脚怪”,很多人都说Jared可爱,所以那是大家的称呼,但是大脚怪只有自己能叫。
把手机收进裤兜,Jensen抬脚朝操场走去。他想着,不管他要跟自己说什么,今天一定要跟他表明心意。对此,他竟然有些紧张。
操场并没有很多人,只有几个晨跑的学生,所以Jensen可以一眼看到看台上坐着的人。那人白衬衫黑裤子,一头棕色中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摆动,修长的大手偶尔将落在眼前的头发撩至耳后,再双手交握,手肘搭在分开的两膝上,身体微微前倾,手腕上黑色的男士手表在阳光下闪着光,反射而来的光芒落在了Jensen眼里,迷蒙了Jensen的眼睛。
Jared将视线落在操场大门,便看到在门口站着的人,他立马展开笑容,朝Jensen挥了挥手。
待Jensen坐到自己身边,他长臂一捞,将Jensen揽进怀里,鼻间溢满了他身上香甜的气息。
“嗯……Jen,你好香!”Jared将头埋进Jensen颈窝,深深嗅了一口气。
Jensen被嗅得发痒,他难以自制地笑出来,用手推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哈!别这样,Jay。”
还在使劲嗅的变身大金毛的某人听到这句话后,猛地抬起头看着他,这有些吓到Jensen:“怎……怎么了😳”
“Jen……你刚刚叫我什么?”
“恩……J……Jay啦。”Jensen脸有些烫,他别扭地推开贴着自己的Jared,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慌乱。
然还没等他平静下来,就被一把拽进了怀里,急切而霸道的吻铺天盖地而来。Jared用力吮吸着怀里人那形状姣好的唇瓣,趁着他出神的瞬间顶开牙齿,舌头长驱直入,追寻纠缠着那条调皮的小舌头,吞咽着彼此的津液,汲取口中稀薄的空气,大手抚摸那人柔软的腰间,将他贴近自己的胸膛,顺着腰线往上抚摸,来到后背,轻抚着他的背,好似在安抚,温柔得像是对待一件最爱的宝贝。
Jensen抱着他的脖子,回应着这热烈的吻,感受着他的温柔,这是俩人分手后第一次这么深入的吻,别看平时Jared没脸没皮地这里吻一下那里亲一口,但是没得到认可,他还不敢这么亲昵,天知道,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他把自己嵌进Jared的怀抱。两个忘情的人在阳光照耀下美得犹如一副优美图画。
直到唇瓣传来了麻酥的感觉,两人才不舍地分开。Jared保持着环抱的姿势,看着Jensen,声音有些沙哑,“Jen,你是和我和好了吗?”
Jensen在他怀里喘气,扯着他胸前的纽扣,轻轻点了点头,“看你那么有诚意,我就相信你一次好了。”明明自己心里欢喜得不得了,还硬是装出自己亏了的样子。
Jared简直要哭了,这几个月的辛苦努力终于修成正果了,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他一定要给老天磕三个头。
“相信我,Jen,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Jared在他额头亲了一口。
Jensen微笑着闭上眼睛,轻轻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他从Jared怀里抬起头,看着他说:“你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什么事啊?”
Jared这才想起来他找Jensen的目的。他拉开彼此的一点距离,看起来很开心,“你知道下周我们学校有一场篮球赛吗?”
Jensen点点头,这个篮球赛他是知道的。下周是学校百年大庆,校长决定举办一系列活动来庆祝这个日子,于是决定和周边的高校来一次篮球友谊赛,以前校篮球队的学生都会被邀请到学校进行比赛。但是,这跟Jared有什么关系?他不解地看着Jared。
Jared好笑地看着傻傻的Jensen,抬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傻瓜,你忘了我以前是谁啦?”
你以前难道不是你吗?Jensen还搞不清状况,正纳闷呢,突然灵光一现,好像在哪里看到过Jared Padalecki这个名字,才恍然大悟,意识到了什么:“你……你是上上上届的校篮球队队长!”
Jared欣慰地点点头,微笑着看他,表示自己的Jensen还不笨。
“所以,你也会来比赛?可是,你都毕业那么久了,怎么还会请你回来呀?”Jensen表示疑惑。
Jared轻扣了一下他的脑门:“你是说我老了吗?”
Jensen忙捂住额头:“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怎么可能呢,Jared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大学生好吗。
Jared笑了笑,拉过他的手握在手心,“因为我可是优秀队长,学校没我不行!”他得意地说。
Jensen挑挑眉,眼睛斜斜地瞟了一眼身旁这只骄傲的大型犬科动物,佯装不屑,却被人拉进怀里亲了一口。
“总之,我会回来参加比赛,到时候,你来看我好吗?”jared捧着他的脸,抵着他的额头,小小声说到,声音性感极了,俩人之间的暧昧气流不断增强,Jensen险些在这股气流里软了身子。他忙抱着Jared的腰,靠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都说Jared学长篮球打得特好,不过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都是听身边的同学说的,这回刚好可以亲眼看看,说不定啊,是他自己吹牛吧,哼,他才没有这么棒呢!Jensen瘪了瘪嘴,心里却很自豪。
“Jen?”
“干嘛?”
“呃……既然我们都和好了,你搬来和我住吧,好吗?”
“不,你想得美!”
“Jen,你看我一眼。”
“不看!”他才不傻。
“看我一眼嘛!”
“干嘛,有什么好看的!”看就看,才不怕你!
“Jen~”
●︿●
●︿●
●︿●
“好啦好啦,我搬回去住搬回去住!可以了吧!”Jensen痛苦地捂住眼睛。
他讨厌狗狗眼,很讨厌!!
Jared满意地点点头,“恩,这才乖。”

 

 

 

——tbc——

 

 

 

趁着考试空隙,来更新一章,发现自己写得越来越小言情了,虽然这就是一篇小言……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或建议,欢迎指正与分享,有些情节灰常玛丽苏,如果大家被雷到了请一定对仙仙手下留情哈哈哈哈哈。前几章都很美好,但本仙觉得应该来点儿虐才更有味道(打!)所以下章俩人可能……,那么敬请期待吧~~~~~~~(感谢小伙伴阅读)

评论
热度 ( 19 )
  1. Beata_Lee仙仙 转载了此文字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