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发情期?发情期!(ABO设定 轻松向甜文)[1]

_凌凌子_:

  ABO设定,敏感者慎入

  Alpha!JP/omega!JA

  专门给UU的小甜饼,NC17,三五更完结的样子_(:з)∠)_

————————————————————————————

  >01

  Jensen是个从没有遇到过发情期的omega。

  

  这话说出来可能有些让人尴尬,但事实如此。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Jensen从来没有过一个发情期的omega该有的体会。

  这不是病。Jensen确定他的身体健康的不得了。

  如果不是十六岁那年他的屁股里流出粘腻的透明液体,身上逐渐开始显露出omega特有的甜软气息,他甚至会以为自己根本就是个beta。

  在他周围的朋友一个个都开始展露第二性特征,omega群体和alpha群体逐渐因为信息素的困扰而分割开来的时候,只有他还游离在两群人之间。丝毫没有受到各方带来的影响。

  家人带他去过很多医院检查,没有一个医生可以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身体很健康,体内外的生理器官发育的都很好。

  他不应该如此。

  而且随着Jensen接触的人越来越多,他发现他不止没有发情期,而且还从来不受alpha们的信息素影响!

  这简直让那些想要攻克这个长相漂亮有着绿色眼睛omega的alpha们异常颓败。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包括Jensen自己。

  

  相较于家里人的担心和焦急,Jensen显得一点都不在意,反而乐见于此。

  他可见过那些omega发情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身上浓烈的味道能逼疯任何一个路过的alpha。如果已经有了伴侣还好,没有被标记的omega在发情期简直就是个移动炸弹,Jensen就见过自己平日里玩的各种疯的好友Garth在这段特殊的时段里将自己紧紧关在房间里一步不出,每天只能靠抑制剂和肛塞来硬生生的挺过这段让人备受煎熬的日子。

  Jensen一点都不想尝试。

  该死的,无论是用肛塞还是从大街上随便找个alpha他都不想。他不喜欢把自己随意的捆绑在另一个人身上称为他人的附庸,无论那个人是谁。

  所以他觉得对于没有发情期这件事来说,这简直就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这个念头一直持续到他遇见Jared为止。

  

  Jensen遇见Jared是在一家他们几个朋友经常去的酒吧里。

  由于没有发情期,Jensen对出入这种场所从来没有忌讳。普通的omega哪怕在不是发情期,这样身处在一群醉酒张狂的alpha中仍然会被放纵的信息素影响而局促不安,Jensen就从来不会,而且有时候还恰恰相反,他身上若有似无的omega气息会影响到跟他相处的alpha,alpha被他的气味勾得心里发痒,却始终只能远远看着,吃不到嘴。

  开玩笑,没有人敢去随便招惹Jensen Ackles。哪怕他是个omega,那也不代表很好占便宜。这个酒吧里的人都见过Jensen将一个不识好歹的alpha打的屁滚尿流,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这条街上过。

  所以Jensen Ackles不仅是个没有发情期的omega,还是个十分强壮凶悍的omega。

  哪怕他长了一张让人十分垂涎的漂亮脸蛋,仍然不妨碍他一直单身了二十多年。

  哦,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话题扯远了。

  

  Jensen和Jared的初遇是个一点都不浪漫的“英雄救美”。

  那天Jensen和好友Jason在酒吧喝酒,玩到正high的时候Jason临时有事,Jensen舍不得已经点好的酒,坚持要自己留下来。酒吧里的保安和调酒师都是Jason的熟人,按理说也不会有什么意外,但是偏偏那么巧,那晚酒吧里就来了几个生脸。看着Jensen这么漂亮的一个omega居然自己一个人,便不三不四的上前挑逗。

  起初Jensen没打算搭理那几个人。他和一个酒吧新招的跳舞的姑娘聊的开心,只留给那几个人一个毛刺儿短发的后脑勺。但是冷处理的方式没能赶走那群精虫上脑的alpha,Jensen这样轻蔑的态度反而激起了alpha天生的征服欲,愤怒的alpha身上散发出的带有攻击意味的信息素让旁边跳舞的姑娘一下子不安起来,哪怕她是个对信息素不那么敏感的beta,也无法同时面对这么有针对性的alpha。

  直到那些十分下作的污言秽语开始污染他的耳朵的时候,Jensen才沉下脸来。他放下酒杯,处在一群alpha包围中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看着那几个期待他脚软瑟缩起来的alpha,他皱了皱眉鼻子,像是嗅到了谁身上的狐臭一般一脸厌恶,丝毫没有一个omega该有的反应。

  就在Jensen打算好好的给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点教训的时候,突然有人插了进来。

  “Hey,没看见那个小伙子和姑娘并不愿意和你们搭讪吗?你们该离他们远点。”

  Jared就这么站在了Jensen面前,高大的身材几乎一下子就将Jensen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一开始Jensen还以为这个大个子是酒吧新来的保安或者是Jason的朋友,看见他有麻烦所以来帮忙。但是很快他就发现,Jared不过是个普通的客人罢了。他身上穿着有些学生气的休闲外套,酒吧昏暗灯光下,Jared棕褐色短发的发尾翘起了一个柔软的弧度,这个人身上的气味温和的像是食草动物,干净、清爽,让人感觉很是舒服。Jensen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被酒精催化过的alpha显然不是两句话就能劝得住的,场面很快就发展成为无法控制的混乱。Jensen很久没有打过架了,因为他周围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作为一个omega,必须要学会温柔体贴,没有alpha敢要一个比自己还要凶悍的omega,所以他几乎被强行杜绝了一切有关暴力的行动。直到他握住一个啤酒瓶,准备照着那个不知好歹的alpha的脑袋来那么一下子,他体内的兴奋因子才全部活过来。

  去你的温柔体贴,他Jensen Ackles可是个连发情期都没有的omega!

  

  挥下的啤酒瓶被人硬生生拦住,Jensen一脸惊愕的被那个大家伙抱进了怀里。他一米八多的个头居然完全嵌在了对方的怀里,还显得那么小鸟依人,契合得他瞠目结舌。但是紧接着他就听见一声闷响,有人用台球杆狠狠的抽在了Jared背上——刚才居然有人想偷袭他!

  “我拖住他们,你快离开这儿。”

  Jared的脸因疼痛而微微扭曲了一下,他将Jensen往门口的方向推了推,然后笨手笨脚的冲撞过去拦腰抱住另一个alpha,很快几个人就扭打成一团。

  酒吧一下子混乱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的甜腻的酒气和震耳的音乐鼓点都不断点燃着alpha体内的暴力欲望。Jensen站在混乱人群之外有些发愣,他是个十分强悍的omega,强悍到了几乎让人忽略了他是个omega的本质。他周围的那些alpha的朋友打起架来都不一定有他厉害。看着吃力的在几个alpha中周旋,期间还不停挨打的Jared,Jensen半天才回过神来。

  喔,一个连打人都不会的大脚怪居然想保护他。

  Jensen抹了把脸,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啤酒瓶,二话不说冲着正准备对Jared挥拳的alpha头上轮了过去。

  玻璃酒瓶应声碎裂,在那个人的头上炸开一朵血花。混打在一起的人被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Jared一直处于弱势地位,脸上全是被打的伤,他抬头看见Jensen居然回来了,被打成熊猫眼的眼底满是焦急,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永生难忘。

  他看见Jensen一拳轮在了架住他的那个人脸上,击打的闷声和那个人发出的惨叫让Jared相信Jensen一定打断了那个人好几颗牙。在场的所有人都被Jensen的战斗力惊骇到了,趁着那几个人愣神的机会,Jensen一脚踹在了一个alpha下体位置,Jared双眼一下子瞪圆,感觉自己胯下一紧,然后他就被Jensen拉住衣领,硬生生从一堆人中间薅了出来。

  

  当他们突破重围终于从酒吧里逃出来的时候,Jensen连自己私藏在内兜里的糖都被扯掉洒了一地。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出一条街的距离才甩掉那几个粘人虫似的混蛋alpha,Jensen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他大笑着吹了声口哨,完全无视了彼此的狼狈模样。

  Jared柔软的头发因打架而变得凌乱不看,他脸上全是伤,一只还眼睛青黑得肿着。在他有限的人生经历里,从来没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也不过几岁出头的时候,欺负哭自己的妹妹而已。

  他看着路灯下大笑出声的Jensen,自己忍不住也笑了起来。Jensen真是漂亮的让他吃惊,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他今天跟朋友去酒吧原本是场部内联谊,但是打Jensen一走进酒吧开始,他的视线就再也没办法从这个精致的小伙子身上移开了。虽然对那个被他冷落的姑娘感觉到很抱歉,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只能怪Jensen太吸引人,他甚至顾不上确定Jensen是个alpha、beta还是omega。平日里Jared并不是个爱逞强出头的人,但是当他看见Jensen被那么一群人围住的时候,他的身体快过大脑先做出了反应。

  

  虽然英雄救美不成,反被救了。

  

  开裂的嘴角让他的笑还没绽开就吸着气收了回去。Jared有些颓败,生平第一次他那么的想要忽视性别和属性的界限去碰触一个人,却落了这么个尴尬的境地。

  Jared感觉自己失落极了。

  “Hey,大家伙。过来我看看你的伤。”Jared失落的那么明显,像是一只可怜的大型犬,让Jensen想不注意到都难。他停下了笑,绿色的眼睛里像是闪着光,示意Jared过来灯光下。

  Jared揉着自己红肿的腮帮子挪步过去。

  两个人当面站到一起的时候,Jensen才意识到面前这个家伙到底有多高。

  “你就不能蹲下点吗?!”Jensen捧住Jared的脸,皱着眉仔细检查着Jared脸上的上,近距离的接触让两个人身上的气味可以清晰的被彼此嗅到。

  Jared和Jensen同时愣住了。

  

  “你居然是个omega!”

  “你居然是个alpha?!”

  

  这可真是个一点都不美好的初遇。

TBC...

————————————————

我终于对J2下手了QUQ就是个突发脑洞,送给my U!

短篇!!!一定是短篇!!!

祝食用愉快w

评论
热度 ( 453 )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