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臣斗之千般策(梅长苏X靖王)

食锦绝:

谁能告诉我这个CP的tag到底是什么啊……


1.

“殿下今日可有什么为难之事?”

“燕地兴兵,与属国成连横之势,先生可有什么破解之策?”

梅长苏伸出一根指头。

“先生有一条妙计?”

“我要一千两银子。”

“……”靖王有些诧异,“先生要这一千两银子作何用?”

“殿下有所不知,童路近日要与四姐完婚,这上上下下可不得要钱。”

“四姐?可是当初……”

“她当初确实害了童路,但是童路也拼死救了她出来。”梅长苏端起茶杯抿了抿,“四姐是个知恩图报的女子,故而现在嫁于了童路。”

“知恩图报是为善行,”景琰点了点头,“战英,你找人去取银子。先生,现在可以说说计策了么?”


2.

“殿下今日可有什么为难之事?”

“夏江又与誉王联手作乱,在朝堂上攻讦赤焰旧事,我……”

“殿下又与陛下争执,惹龙颜不悦了?”

“……”景琰低下头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梅长苏伸出两根指头。

“先生又有两条妙计?”

“我要两千两银子。”

“……先生又要做什么?”

“飞流看上了方家的小姑娘,每天撒泼要我去下聘,我素日清贫……”

“飞流要成亲了?”萧景琰先是一愣,复又笑了出声,“你才几岁啊飞流,这就要娶媳妇了?”

“嗯!”飞流虽脸红羞涩,却还是应了一声。

“这青梅竹马之情,殿下您说,我岂有不顾之理?”梅长苏顺手递过去一块太师糕。

景琰笑了笑,“青梅竹马之情,两小无猜之意。如若是不成全,我岂不是太不解人情了?战英,去拿银子,再封一个大大的红包来给飞流!”


3.

“殿下今日可有什么为难之事?”

“父皇说最近总是梦见太皇太后,怹老人家在梦里问父皇,景宣去哪里了……”

“殿下觉得皇上有意饶恕太子?”

“是啊,太子复宠,又要形成三足之势了……先生可有良策?”

梅长苏伸出三根手指。

“……先生这回要三千两?”

“殿下这回怎知?”

“我不知先生有何妙计,但只知道先生府中又要有喜了。”

“正是。”

“不知这回是谁?”

“哦,是黎纲和甄平……”

“什么!黎纲和甄平!”

“……啊。是黎纲和甄平。”

“他俩怎么会!”

“……殿下多虑了,是黎纲和甄家小姐,甄平与黎纲的妹子,两对同时成亲,讨个彩上加彩而已。”

“……哦,是这样……”景琰稍稍定了定神,坐回榻上。

“怎么?殿下反对男子相恋?”

“这倒不是,男子相恋与男女相恋皆为可行。只是方才先生的话着实令我吃了一惊罢了。”

“那殿下倒是开明。”

景琰摆了摆手,“性向开放是我大梁一贯政策,先生多虑了。战英,取三千银子送到先生府上,再给两对新人备上厚礼。”


4.

“殿下今日可有什么为难之事?”

“……为难事倒有不少,可是我没钱了。”

“今日苏某送殿下一计。”

“南楚那边送来使团,说是又有公主要前来和亲。先生知道,我几个弟弟年纪太小,哥哥又都有正妃,只有我……”

“苏某知道,故而今日赠先生一计,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三殿下近日登门,说看上陈相爷的幼女,二人也两情相悦。但三殿下素日不在陛下面前得宠,怕求指婚不成,希望殿下能*……”

“既是三哥的事,那便是我的事,只是不知道三哥体弱能否……”

“殿下多虑了。尽管三殿下体弱,但也在晏大夫的调理下,越发精神,这尽人事夫责,殿下不必担心。”

“那好,看来我要给三哥三嫂登门道喜了!”


5.

“哎!”梅长苏捧着炭炉一声长叹。

“难道先生今日有什么为难之事?”

“殿下真是聪慧过人。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殿下不必挂怀。”

“不不不,”景琰连忙起身,“先生为难之事必是大事,能否说个一二?”

“既然殿下执意要听,那么苏某便说了。”梅长苏给靖王添了茶,“苏某为情所困。”

“情?敢问是哪家姑娘?”

“不是姑娘。”

“……那是哪家公子?”

梅长苏低头搓了搓衣角,“是我的一位竹马。”

“竹马之交?那真是大好!”

“但我体弱……”

“诶!先生不要这么说!我三哥都要抱儿子了,可见晏大夫医术高明在世华佗,先生自然也不会差!”

“可我俩同为男子身……”

“先生介意?”

“并不。”

“他难道介意?”

“他嘴上说不,可谁知心里……”

“那可正好!既然他已经说了不在意,那先生直接动手就是了!”

“我还给他谋划许多,怕他是为了感念我……”

“那正好呀!以身相许回报恩德,岂不是良缘天成?”

“殿下当真这么认为?”

“当真。”

“殿下保证不后悔自己说的话?”

“保证不后悔。”

“那苏某先谢过殿下了。”


转天早上,靖王趴在被褥上一直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此处bug有,三殿下应该直接去找wuli老七的,但是我不管!!


评论
热度 ( 235 )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