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梁后长苏连环01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食锦绝:

前面的话:1. 脑洞来源于丑娘娘……护国皇娘梅长苏【。

2. 苏靖苏靖苏靖!梅长苏X靖王!后不后的没有关系……

3. 小长篇?能写到哪儿写到哪儿……【主要看我什么时候出坑……

4. 名字出自郑光祖的【丑齐后无艳连环】

5. 全员OOC的脑残文

6. 全拧巴设定:琰琰现在已经是太子,没有梅岭惨案


第一回 言侯献美武英殿 麒麟奉旨到御前


1.

“哎……”梁帝端坐在金銮殿,面沉似水。

一旁的太监高湛赶紧上前,“皇上是有什么心事么?”

梁帝摆了摆头,“心事谈不上,就是,哎,为朕这几个孩子。”

“太子殿下是我朝肱骨,宁王他们也是忠君爱父。可说陛下您是洪福齐天,何来担忧哇?”

梁帝点手指了指高湛,“要么说不是你的儿子呢!哼,别人倒算了,可就这景琰!天生的倔脾气,都当了储君了,还是这样!朕是疼不得爱不得啊!”

“陛下……”

“诶,高湛啊?”梁帝拿起本折子敲了敲台面,“你说,给景琰找个太子妃,管管他,是不是这性子就能好多了?”

“这……”高湛连忙躬身,“奴才也不知,毕竟奴才也没有儿子……”

“你这个人!”梁帝拿着折子点了点高湛,“你去把言阙叫来,朕问问他。”

“嗻。”


2.

“不知陛下召见臣,有何事?”言侯爷一躬到底。

梁帝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言阙啊,你惯知天术,这些年又潜心道学,想必是大有所成?”

言侯爷不明所以,既不好说是也不好说不是,只能微微叩首。

“朕嘛,”梁帝示意高湛去把言阙扶起来,“朕如今要向你问一卦。”

“……”言侯爷忍住拂袖而去的冲动,“陛下自有钦天监,何来问臣?”

“……这个事,不好问钦天监……毕竟是朕的家事。”

言阙站起身来,“那不知陛下所问何事?”

“这个嘛,啧,”梁帝踱步下殿,走到侯爷近前,“你看景琰的姻缘如何?”

“……”言阙干咽了一下口水,“陛下所谓家事就是给太子殿下招亲么?”

“你看!”梁帝向高湛一指,“侯爷就是侯爷,这个有儿子的人呐,就是比这些个太监强!”

“……臣,谢陛下夸赞。”

“起来吧起来吧!”梁帝一搀言阙胳膊,“那你说,可有合适人选?”

“……容臣起一课。”


3.

三炷香后。

“陛下,”言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按卦面所解,太子殿下姻缘所非凡人。”

“哦?难不成是个神仙?”梁帝也看了看卦面,不明所以。

“……神仙谈不上,倒是个神仙下凡的人品。”

“诶?那快说说快说说!”

“臣遵旨。按卦面所解,此人天下无双,琅琊榜首。”

“哦?那能匡扶景琰么?”

言侯点头,“麒麟之才,未雨绸缪。”

“嗯,好啊!”梁帝从龙书案后起身,“品貌如何?”

“霁月清风。”

“好好好!家世如何?这太子妃可不比别的,得门第般配!”

“陛下放心,”言阙拱了拱手,“天下荣辱,系此人一身。”

梁帝大喜,“高湛,传旨,着景琰速去提亲!”

高湛一步未动。

“怎么还不去?等着朕踹你不是?”

“陛下,”高湛唯唯诺诺,“您还没说让太子殿下去哪儿、向谁提亲呢。”

梁帝一拍脑门,“嗨,你说这事儿闹得!言阙!这人是谁?在哪儿?快让景琰去!”

“回陛下,江左十四州,州上之州,廊州。”

“那这人……”

“此人名叫梅长苏。”


4.

景琰挺无语。

刚刚巡防回来,便接到高公公传旨,让自己速去江左廊州娶亲,娶一个叫梅长苏的人。

问高公公父皇这是怎么得来的消息,高公公也一直打哈哈不回答。问的急了,也只说了一句“言侯爷能掐会算”。

景琰微微翻个白眼,“是言侯爷算命算出来的?”

“诶殿下!”高湛慌里慌张地捂住景琰的嘴,“可不能浑说。”

“怎么?”

“这怎么能叫算命?这叫推演天数!”

“……”景琰叹了口气,“高公公好走,我这就出发去廊州。”


5.

“敢问先生,这里可是江左盟?”

“正是,不知……”

“我来找一人。”

“哦?在我江左盟地界内找人,可得要先跟我这个宗主打招呼。不知道阁下找人所为何事?”

“奉父名前来提亲。”

“殿下要娶太子妃?”

“……先生怎知我是太子?”

“这四开裾的衣袍,不是太子难道是皇上不成?*”

“……”景琰暗自点头,“那先生既知了我的身份,可否行个方便?”

“太子妃既在我江左盟境内,我自当效力,只是不知道此人是……?”

“啊,此人名叫梅长苏。”

“……”


6.

“……”

“……”

“战英!快停手!”

“飞流回来吧!”

“……”

梅长苏挥了挥袍袖,“我与殿下进京就是了。”

“那……”

“这件东西,先在我这里放着,等进了京再说。”


7.

“言侯爷,”景琰抓着言阙的衣领,“你倒是说说这怎么回事儿!”

“景琰!”梁帝一拍桌子,“胡闹!快把侯爷放下来!武英殿岂是你胡闹的地方!”

景琰放下言侯,仍是愤愤不平。

梁帝笑了笑,“怎么?这人不漂亮?我就说你还是个孩子!娶妻娶德,娶妾才娶貌呢!”

“不是的父皇,”景琰拱了拱手,“不是不漂亮。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你快说!”

“而是、而是这个人,这个梅长苏。他、他、他是个男的!”

“……!什么!”梁帝一阵迷糊,“言、言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禀陛下,他确实是个男的。”言阙一本正经。

“不是!不是琅琊榜首么?”

“回禀陛下,琅琊榜也有好几个呢。”

“那你当时怎么没告诉朕呢!”

“陛下当时并未问臣。”

“……”

“……你!你可是气死朕了!这事儿有问的么!”梁帝在龙书案后走来走去,“不过好在尚未下定,此事还可缓转。”

“……父皇,”景琰撩袍跪倒,“儿臣……儿臣……”

“你怎么又吞吞吐吐起来!你快说!还能有什么事儿!现在什么事儿也击倒不了朕了!说!”

“……儿臣刚到时便送去了聘礼……父皇!”

高湛赶忙上前搀起陛下,景琰与言侯过血的过血,推拿的推拿,好容易让梁帝再缓过气来。

“景琰啊,”梁帝颤颤巍巍地用手指了指,“你让朕说你什么好?送的什么?不值钱咱就不要了……”

“回父皇,儿臣不敢说。”

“傻孩子,有什么不好说,难不成是先太后所传东海珠么?”

“……”

“……”

“父皇!父皇!父皇您醒醒啊父皇!”



* 参考了清朝规制,四开裾是宗室的规章。

评论
热度 ( 184 )
  1. Beata_Lee临时锁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