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梁后长苏连环02

食锦绝:

第二回 夜秦国恶意刁难 梅长苏巧解机关

01:http://446039846.lofter.com/post/1cb845cd_887ac8e

1.

“昨天,夜秦的使者进京。说是他们新得了一把藕丝琴,珍贵无比。他们使者来呢,说要是咱们大梁有人能抚响,就年年进贡岁岁称臣;如若不然,就要独立成王……”

“陛下,”蒙挚弓步上前,“这夜秦是咱们的西境邻国,可是万万不能让他们成王独立啊!”

“朕知道,”梁帝挥了挥手,“这不一早招你们文武两班来商议么。”

沈追大人从文班中出列,一躬到底,“陛下,臣不知这藕丝琴为何物?还望陛下赐教。”

“这个……朕也是不太清楚……诶众卿可有什么见解么?”

一连问了三四个大臣,都口称不知。梁帝面有不悦,“哼!人都说天下才子尽出朝堂,怎么?朕的朝堂上都是笨蛋不成?”

高湛在一旁捂嘴偷笑,“皇上,何不召柳澄大人前来?柳大人三朝元老,经多识广,必定见解非凡。”


2.

柳澄颤巍巍地跪在殿前,“回禀陛下,为臣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仰知天文俯查地理中晓人……”

梁帝一摆手,“诶柳卿你捡重要的说!这些个就省了吧!”

柳大人继续颤巍巍,“陛下,这个不说臣后面没法说……为臣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仰知天文俯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

“这些都说过了!你从后面说!前面的省了省了!”

“明阴阳懂人和……陛下,还得从头说,要不背不下来……为臣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仰知天文俯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好!”梁帝大喜,一拍龙椅,“那怎么办呢!”

“微臣不知。”

“……高湛,你给柳大人掺出去,出金陵六百里再给他放下!”

“陛下,您听臣说完了啊。微臣是说微臣抚不响这藕丝琴……”

“……那、那咱们可有能人能抚响?”

“回陛下,没有。”

“……哎,”梁帝一拍桌子,“高湛,你去把那个使臣杀了吧。咱们大梁没有能人啊!朕的江山里都是废物啊!”

“陛下,您怎么知道没有人能抚响呢?”

“……”梁帝气的站了起来,“柳澄啊柳澄,这话可都是你说的啊!你有准没准啊你!”

“陛下,臣说这朝内没人能抚响,但是太子妃梅长苏,琅琊榜首,麒麟之才,肯定能抚响。”

梁帝点点头,“高湛,宣景琰进宫。啊对,你走的时候顺便把柳大人也带走,越远越好。”


3.

“父皇,儿臣的那位太子……”

“太子妃怎么了?”

萧景琰晃了晃,“他……他能抚响藕丝琴?这藕丝琴据说可是藕丝制成,风吹即断。莫说是弹琴了,就是抚摸下,都可能断掉,他、他能……?”

“你居然知道藕丝琴?”

“回父皇,梅长苏有本翔地记,都是风土人情,儿臣闲暇时也曾翻过,里面有所述。”

梁帝点点头,“好啊。景琰,娶妻娶德,娶妻娶才,看来这事儿必须得靠太子妃了。你回去好好儿跟他说说,朕三天后就高设观琴台!”


4.

“宗主,”黎纲拱了拱手,“自从您到了东宫,太子他可是一步未曾踏入过,您看……”

梅长苏头也不抬地拢了拢盆里的火炭,“叫我夫人。”

“……夫人。”

梅长苏抬起头来,“什么事儿?”

“……自从您到了东宫,太子他可是一步未曾踏入过,您看咱们要不要……”

“不用,”梅长苏闭目养神起来,“他马上就要来了。”

话音刚落,甄平的声音响起,“夫人,太子殿下来了。”


5.

景琰是不愿意来的。

本来嘛,娶了个太子妃,不仅是个男的,还是个人人皆知,大名鼎鼎的男的。这不只是谁上谁下的问题,这还几乎成了全国内夫纲难振的典型。

“殿下有何事?”

景琰抬起头看看梅长苏,“……我走错了。”

“……”梅长苏也不急,就这么站在廊上看着他。

“……”景琰更是不想说话,低着头踩着地里的小石块。

“……”黎纲和甄平退到一旁抱着肩膀看笑话。

反倒是一旁的列战英忍不住开口,“先生……不、夫人,我们殿下是奉陛下之名前来求您的!”

景琰回身瞪了他一眼,不得不开口,“你麒麟之才,想必知道陛下让我求你什么。”

“求我和你圆房?”

“……”景琰回身便走,却被梅长苏一把拉住袖子。

“好啦殿下,臣妾……”

“本宫准你用‘你我’二字称呼!”

“……我知道你为何来,是为藕丝琴?”

景琰略睁了睁圆眼,“你是如何得知?”

梅长苏搓了搓景琰的衣角,“江左盟固以耳目遍天下为著称。”

“那你可有妙计能抚响此琴?”

“妙计嘛是有,”梅长苏顿了顿,“但不知我为何要去抚响?”

“为何?”景琰一下惊讶起来,回身拉住梅长苏的手指,“你是我的正妃,是大梁国当朝太子妃,你为何不去?”

梅长苏反手攥住景琰的手指,“你与我成亲两月余,你可到我这儿来过?你可在我这儿睡过?一无夫妻之实,二无夫妻之情,你要我现在去替你替大梁国办事儿?景琰,你的算盘可真响啊!”

景琰被他说的无语,心里觉得憋屈又不知怎么反驳,只好讷讷开口,“那你说吧,只要不是……我就答应你个条件!”


6.

观琴台上梅长苏指音清越,高山流水。

叮咚一曲作罢,夜秦使者尚是如痴如醉。

“使者,”梁帝悠悠说道,“我朝太子妃琴艺如何?”

使者恍惚开口,“天人下凡!”

“怎样?我大梁能人辈出,太子妃即能抚响你这琴吧?”

使者如梦初醒,“启禀陛下,臣要验一验这琴弦是否破损,才能递上降书顺表。”说罢阔步登上琴台,上下仔细翻看,并无破损痕迹,再用手指轻轻一碰琴弦,藕丝瞬时折断。

使者复又叩倒,从怀中递出降书顺表,发愿归顺大梁,年年进贡岁岁称臣。


7.

“小苏,”霓凰郡主打开食盒,端出一碟碟新进的点心,“这琴你是怎么弹响的?”

梅长苏给郡主添了茶,坐在一边,“其实我并未抚琴。”

“哦?那……”

“当日设琴台时,蒙大统领便挖下个夹层。弹琴之时,黎纲坐于夹层中抚琴,我,只不过是在做做样子。”

“……那你也是本事惊人!”霓凰还是一脸喜色,“竟能将那夜秦使者骗了过去!不过也是奇怪,夜秦素来以诡计著称,这次居然是怀揣降书而来,还真不像他们的风格。”

“傻!”飞流翻身下地,抢过半碟点心。

“……”霓凰有些愣怔,“他说什么?”

“你慢些吃!”梅长苏笑着递了一碗茶过去,“没什么,小孩子乱语罢了。郡主方才说什么?”

“啊,我说夜秦素来以诡计著称,这次居然是怀揣降书,满怀诚意而来,还真不像他们的风格。”

梅长苏笑了笑,“那是自然。因为这夜秦的使者,也是我江左盟的人。”


【你萌想看梅狐狸找wuli殿下讨了什么咩~热度解锁下一章哟QUQ】


评论
热度 ( 174 )
  1. Beata_Lee临时锁 转载了此文字
  2. Beata_Lee临时锁 转载了此文字

© Beata_Lee | Powered by LOFTER